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欲望与迷梦

316sun.com

时间:2018-02-09 09:56散文来源:散文在线 散文作者: 新葡京娱乐点击:
        
  
  “先生,您好!我对你们公司“宣传干事”这一岗位很有兴趣。这是我的求职简历,麻烦您看一下。”何志文说罢便将自己的简历递给现场招聘的人。那人看了何志文一眼,接过简历便看起来。大约过了一二分钟,那人便说,“我看你专业是建筑类,而且你之前的工作经历也是跟技术类有关,类似文职工作经验你没有,我看不太合适。”一听到招聘人这么说,何志文一下子急了起来。很快递上自己以前写的文章并说道,“先生,这是我以前在公司报刊发表的文章您您看。”“不用了,一二两篇文章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实在抱歉。”一看那人对自己实在无兴趣,何志文带着失落心情便继续在招聘会角角落落寻觅了。
  今天来求职的人还不少,招聘会现场人头攒动,一片喧哗。各个招聘展位前三三两两的围满了求职的人。有的面对面自信地与面试官交谈着,有的抬头认真地浏览着公司提供的招聘岗位。转悠了一会儿,何志文被一家公司展架上公布的“行政专员”岗位所吸引,逐字逐句地看完了岗位说明后,他的心似乎有泛活起来,感觉跟自己的情况蛮对路的嘛。机会就在眼前,一定勇敢去把握!想到这里何志文很快来到这家展位前,顿了顿嗓子。还没等他开口,一位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中年女士便礼貌地说,“小伙子,请坐。”何志文坐下来后,由于心里有一丝小紧张,话说得也不是很流利。听了何的一番简述后,女士便笑了笑说,“小伙子,不好意思。公司行政这一岗位目前只招女性。你看公司其他岗位,销售你感兴趣不?”一听该公司招女性,何似乎脸有点微红。急忙起身,连连说打扰了,便又向展会那头走去……转悠了大半天,何没有寻觅到理想的工作,心里很是晦气。眼看着这一场招聘会很快又要到尾声了,而自己却一无所获。无奈之际,他只好叹了口气,点燃一根烟,很劲地一边抽,一边往场外走去。
  转辗几趟公交后,何便回到了所在单位的员工宿舍了。也许是今天有些劳累,加上八月天气酷暑难耐,他一点胃口也没有。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睡着,睡着便进入了憨甜的梦想
  这梦里的一切真是荒诞怪异。何志文梦见了与昔日的好友姜小松来到一片茂密的深林。在深林深处他们发现了一片清澈湖滩。兴奋之下,不由分说的便扑通扎进湖里,尽情畅游起来。游啊!游,直到游得筋疲力尽。最后,两位好友在水里却消失得无踪无影了。恐惶的何志文由于体力实在不支,便被淹死了。可很快他死而复生化作一只飞鸟,不舍昼夜地飞越起来,越千山万水,飞回他那魂牵梦绕的故乡。看到慈母那一刻,他心里分外欢喜。很快又变回做人的自己静静地站在母亲面前。看到久别的儿子出现在眼前,何母欢喜得不了了,“文儿,我娃回来了,让妈看看变胖还是瘦呢?”话音刚落,没有想到眼前的儿子却化为一股云烟随风消散了。何母伤心地哭了起来,不停地喃喃自语道:“文儿,妈不怪我娃辞工了,娃干得不开心,妈都明白。”过了一会儿,何提了一箱酸奶和一大捆香蕉又来到母亲旁边,可很快父亲出现了,他拨开一个香蕉大口吃起来,而母亲却不见了踪影,何志文急得满院子寻找起来……
  “小何,还在睡大觉,起来上夜班了!”一位下班回宿舍的同事惊醒了何志文的睡梦。何很快睁开惺忪的睡眼,望了望同事张刚,淡淡地回应了一句,“你下班了,真不想上夜班,但也没有办法。”说完,又倒向了床头。“别再睡了吃点东西,赶快去上班吧!小心迟到。”听了同事的提醒后,何志文坐在床上缓了几分钟,便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穿上工服,便去工厂上班了。
  上白班还好点,工厂的夜班真让他吃不消。尤其是到后半夜,何志文真是困意难耐。有时候实在太困了,他便暂时把注塑机停了下来,偷偷溜到车间的库房躺在物料袋子上睡大觉,但又不敢完全睡着,生怕被别人发现。幸好有几个同事,有时候上到后半夜也偷着睡懒觉。这一点让他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稳。今晚这个夜班,他照例像往常一样,上到晚上十二点后便偷偷跑到库房睡大觉。人在疲惫和困意十足的情况下,是多么渴望有一张温床呀!尽管库房又有些狭小黑暗,但堆满的物料袋子足已让一个困顿之人的身体得到充分的歇息和享受。很快他一躺下,便呼呼地睡着了。
  夏日的夜晚,夜风格外得清凉与温柔。城中村的大多数人已进入了甜甜的梦想。但在灯火昏黄的街头,也时而可看到一些穿梭的身影。在那巷道深处,隐隐约约闪烁着醉人的霓虹。但相比初夜时分已静寂了许多。一切显得柔美静好。工业区也是灯火通明,车间时而还传来一阵阵嘈杂的机器轰鸣声。为了生活,一些漂泊他乡的人还在夜里努力劳作着……
  何志文这回睡得太沉了。大约过了一个钟头,他还没有回到岗位上。这时来车间夜巡的主任刚好发现了。立刻对车间的一位员工进行盘问,那位员工看不好隐瞒,便向主任提醒一二。于是聪明的主任便自然去库房去找了。结局可想而知了,何被领导一声训斥给惊醒了。随后,又被严厉训斥了一通。知道违了大纪,何揉了下眼睛,拔腿就往车间跑,启动机器,慌慌张张地干起活来。根据公司相关规定将给予何志文严厉处分并予以辞退。
  第二天,很快全厂人都知道了何上班偷睡的事。老板知道后,更是生气,立即做出了对何的相关处分,并警告全场员工,若再有类似事件发生,将要连同追究车间领导责任。自何被辞退后,车间个别员工也收敛了许多,大家上夜班即使再困,也没有人敢偷着睡觉了。而何志文丢了饭碗,一时半会难以找到一个落脚之地,索性便在城中村租住了一间很便宜的小单间,孤独无奈地蜗居着。
  困顿的何志文喜忧交加。喜的是终于从繁苦的体力劳作中解脱出来了,可以再为理想备战一次;忧虑的是没有工作,生活上的一切当需节俭,甚至还有坐吃山空的可能。想到这里,何眉头紧皱,接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细细地品味起来,烟雾很快弥漫了狭小黑暗的房间。看看床头摆放的一叠叠文学类书籍以及考研英语教材等,他内心似乎又充满了一股无尽的力量。感觉漫长的黑夜,总会盼来黎明的曙光。事已至此,他决计要再为心中的迷梦拼搏一回了。但回头又一想,自己去年不是在同样的环境下拼搏过一回吗?如今大好青春随着岁月的洗礼而日益消淡。现实条件、家庭环境还允许吗?更甚者,还要忍受漫长黑夜的寂寞,何似乎又有点犯难起来。一个人闷在宿舍瞎想也无聊,他便想约本市的一位好友叙叙旧。随后他便拨通了友人姜小松的电话简单寒暄了几句。得知友人何志文的处境后,姜小松骑着电瓶车飞快向何的所居住的城中村赶去。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姜小松就来到何居住的地方。敲开门后,两人便热切地交谈起来。“何弟兄,受委屈了,一会儿我请你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姜弟兄,那太好了,我们尽情地把酒言欢一番,再谈谈你心中那份难以割舍的“桃源情节。”看着何简陋狭小的居室堆满了书本,姜不由得翘起大拇指赞扬道,“何弟兄真是人到那里书就到那里,痴迷理想的精神让人感动。去年弟兄复习时间上有些短促,316sun.com:不过考得也不错,只可惜英语分数低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以再努力备战一次。”“姜兄说得是,我现已失业,正好可以再静下心来为理想备战,无论多么寂苦,我都应当坚持心中迷梦!”“好!我提前预祝兄弟今年马到成功。走!我们吃酒去!”说罢,姜、何二人出了门。
  城中村的夜景格外繁华醉人。大街小巷灯火通明,店面林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时而都可以看到倩丽的身影从人群中飘过。两人来到一家餐馆,要了两碟花生米、酱爆螺丝、回锅肉,接着他们喝起酒来,边喝边吃,几瓶下肚,何志文、姜小松都有了几丝醉意。酒足饭饱后,两人便在街市巷道转悠起来。走着,走进了巷道深处,只见一群装扮艳丽的女人向他们招手。看到那些丰韵标致的玉腿,姜小松不由得躁动起来,感觉全身热了起来,一种兴奋的力量汇聚在欲望的深处。何也热燥起来,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和力量促使他渴望接近并占有另一种美妙身体。但一想钱袋里的困顿,还是强力克制着这股异常的兴奋和冲动。姜此刻似乎难以隐忍,终于向那女人走去,简单对话后,他给何递了眼色,便随同那妇人向一个更深的巷道走去。为了不受这种干扰,何便很快走出巷道,在另一处静候姜的快活归来。
  过了一会儿,姜满一脸满足的大咧咧地从巷道走出来。看到在远处等候的何,笑着说,“让弟兄久等了,想不想去放松下?我请弟兄。”“谢谢弟兄的好意了,不用了,我真有需要,自己破费就是了。”两人简单的话别后,何便一人沿着熟悉的小路返回了。
  一回到住处,奇怪的是何的心绪怎么也宁静不下来。他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多想。但刚才那一幕场景着实让他心里骚乱。他好久也没有像姜弟兄那样肆意地撒野一把了。但考虑到生活上的拮据,他便强力压印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于是躺在床上,看起书来。谁知还没看多久,从隔壁隐约地传来男女嬉闹的声音,这一下子扰乱了何的心志,他再也无心看书了。于是拉长耳朵偷听起来。大约过了一阵子,男女嬉闹的声音没有了,却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那声音真叫人迷醉和销魂!何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偷偷地走到墙角那里,认真地细听着。听着,听着,何全身似乎有了反应,那种原始的欲望冲动袭满了全身,全身的能量仿佛汇聚到一点,急待爆发。过了一阵子,那种声音终于平息了,而何的心却乱得一塌糊涂。即使躺在温床上,也毫无半点睡意。脑海里不断地闪现那些迷醉的画面。一个人在闷在住处胡思乱想确实凄苦,不如趁着兴奋出去溜达下。于是何又穿上了衣服,匆匆地下了楼,向街市上赶去。
  随着夜色逐渐入深,街上的行人也渐渐稀少。城中村的大街小巷依旧灯火通明。他随意地在巷道里穿梭着,看着来往衣着暴露的女子,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就像在放光,恨不得将她们一个个吞噬掉。走了一会儿,不知不觉走进巷道深处,只见小道两旁店面林立,休闲会所、美容店一个紧挨一个,一些打扮妖艳的女子三三两两坐在店里。店门口那闪烁的霓虹灯真是令人迷醉,和着那些广告字灯真是将都市世界装扮得格外耀眼夺目。这时,何看到店里一名女子再向自己招手,何感到有些羞怯,假装不想理会,但心不却不住地跳了起来,脸上也有一丝热烧。他不敢多看那女子,匆匆地走出那鬼魅的巷道。来到大街上后,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却又想回头再去看看,但身体里的灵魂却一遍遍的拷问自己:去,还是不去?去了肯定要有一笔开销,不去了欲望却跟自己过不去。这时,他猛然想起姜弟兄快活的那个地方,不如去那里看看,也许那里价格便宜些。想到这里,何的内心有一丝小激动起来。于是便快步朝那个地方走去。
  真是令人大失所望,何到了那地方后,一个鬼影都没有。他再看看时间,原来夜已快近半了,做生意的妇人们当同其他人一样,也应当有正常的休息。想到这里,何叹了口气,无奈地又向住处返回了。
  回到住处后,何显然是睡意全无,很快点燃了一根香烟,大口大口地抽起来。看着床头堆积的厚厚书本,想想自己当前的处境,不由得将去年那一段类似的生活追忆了……
  那年春天,职涯挫败的何志文开始了自己漂泊生活。为了找到心中期望的工作,他从小县城跑到大都市,又从大都市跑回乡村,兜兜转转,很是辛苦狼狈。直到秋天以后,他又从乡村漂泊到初来乍到的城市,开始新的人生征途。而真正改变自己奋斗轨迹的是,2011年9月底与原同事张文泽相聚的那一次。那次在他家里,何志文与张交谈了许多。畅谈深处,一句紧要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张说:“与其进行漫长的自考,何不直接跨专业考研呢?”何听后觉得非常在理,突然间感觉到昏暗的人生亮起了一丝光茫。峰回路转,这不正是一条自己要走的道路吗?既然当下求职无望,何不来一场华丽的转身,二三年后不就可以居高临下吗?想到这里,何很是欣喜激动,对张禁不住地赞赏一番。随后,便尽情地畅饮起来。
  第二天后,何便为心中所想悄然准备起来。上网查相关信息资料,去书店买相关教材,一切搞清楚后,他便在偏僻的城郊外租住了一间小小的民房,开始为理想备战了。
  迷梦在心,征程伊始。他开始每天将自己封闭在狭小的屋子里,努力地攻读学习起来。上午学习英语、政治,下午阅读文学教程。看累了,写累了,就出去转转。有时候也听听音乐,弹弹那破旧的吉他。白日一切还好,但一到了晚上,特别是在孤寂的黑夜里,他似乎感觉到生活的无味,也许只有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寻觅一丝畅游的情趣。有时候,令他懊恼的是,晚上还没有看几页,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竟然连灯也忘了关,直到在潜意识的催动下,他硬从迷糊的睡梦中醒来,快速地下床关了灯,再回到床上安稳地大睡起来。
  时光在孤独的奋斗中悄然流走,转眼间已到十月深秋,天气渐渐凉了起来。何的心绪在秋风萧瑟的情境下愈发显得寂寞。他似乎感觉到孤军奋战的单调乏味,但并不能因这个就停下奋斗的脚步。心中的迷梦就像冬天的一团篝火温暖着他孤寂的心,他相信终于有一天可以孤鹤涅槃,居高临下,实现期待已久的生之理想。不过,最令他牵挂的是还是家里的一切,他分外惦念母亲的身体状况,但又怕她的唠叨。因为母亲与哥哥都不大赞成自己那个不切合实际的愚笨想法。哥哥曾经当面就批评过他的理想主义,坚定地认为着眼眼前,挣钱才是王道。可何还是听不进去哥哥的意见,一意孤行起来。
  何每天都是极有规律学习生活着,读书,学习,睡觉,再无其他新意,生活似乎惊不起一点波澜。具体地说,他每天大抵是这样子度过的:早上起床洗漱后去街市买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简单下肚后便回到宿舍开始一天的学习;中午外出吃一碗面或者一份蛋炒饭;晚上时,简单吃点东西后,便在繁华热闹城中村转悠起来。看到大街上漂亮性感的女人,他不由得就引发了生命本能的冲动,尤其在晚上,看到那些醉人的红光、雪白的玉腿,他分明感觉到这也是一道可口的美味佳肴,很有品尝下的必要。至少一个月就应享用一回,否则那潜意识里的冲动和生命力的盈余便无处宣泄了。这方面的事情,他要感谢他的好弟兄姜小松,是他带领自己在勾栏瓦肆的转悠中发现了生活的新大陆,那里晃悠着大把各色的女人,为了生计,她们做起来所谓的“生意”。由于费用低廉,巷巷道道转悠的顾客络绎不绝。
  在复习一个多月后,寂寞的何在一个柔风细雨的夜晚,兴奋却有几丝小紧张的在那魂牵梦绕之地销魂了一把。一种无法言说的清爽袭满了他的全身,他感觉到浑身似乎又充满了力量,完完全全可以静心地再投入到枯燥的战斗中了……
  他就是这样坚持复习了下来,在繁华与静寂,灵与肉,理想与现实的挣扎中度过了漫长的近三个月的寒冬夜,终于迎来了战场杀敌的那一天。他像古代的书生一样,收拾了行囊,便从小城到大城进京赶考了。
  为理想奋斗的历程是充实的,但结果却是凄凉无望的,甚至陷入了更深的落寞。考完回乡后,何显得很狼狈,没有挣到钱,反而花了为之不多的积蓄。何的那个春节过得很不理想,在寒寂和奚落中无奈地将自己封闭起来。一切期待心中的迷梦开出胜利之花,他渴望用这种成功来洗刷内心的委屈,给人们一个石破天惊的孤鸣。但他又隐约感到这是一种无望的奢想,只好便在未知与迷茫中,静候生命的春天。
  想到这里,何的思绪显然已经困顿。夜早已过半了,不知不觉中便迷迷糊糊入了睡梦……
  何这一觉睡得真深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醒来。在床上呆坐了一阵后,便洗漱一番后,便去城中村的街市上了。买了两个饼子和一杯酸奶便吃了起来。随后,又慢悠悠地往住处走去。
  一路上,何看着来往的漂亮女人,不由得偷偷地朝那女人腿部望去,尤其是身着性感丝袜的女人,他总是看着那美丽的身影远去,脑海中泛起一些不该有的胡思乱想。回到宿舍后,他忍不住地联想起来。想想昨晚姜弟兄的快活,还有性感多姿的玉腿。他的心再次乱了起来,看到桌上那一本本承载着理想的书本,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他决计白日要再去那个地方看看,看一看那骚动人心的一幕。但又思量着,生活是否应节约起来,去还是不去?他犹豫了一会儿,试着静下心拿着书读起来,可没看几页,那一幅弥漫着醉人骚动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他砰地把书往桌上一扔,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钞票,兴奋紧张地向那个地方走去了。
  一路上他的心不住地跳了起来,很快他又来到昨晚那个巷道之地。果不其然,白日也有一些姿色不错的妇人们在各自的领地坚守着。他紧紧张张地朝着巷道深处走去,很快个别妇人向他抛来媚眼,有的直接招手了。何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便用肉眼挨个瞧了起来,直到看到他最满意的那一个,才轻轻地走过去,小声交谈一番后,便尾随一妇人向巷道更深处走去了。
  压抑的生活终于有了调节,何那颗躁动的心终在与妇人的交欢中全然释放了。他顿然觉得,灵魂的力量又占据了内心,又拿起书本静心地阅读起来……
  在理想的鼓舞下,何再次坚持在孤寂中奋战起来,这一坚持就是一个多月。他每天照例都是读书、学习、吃饭、睡觉,从住处到城中村,两点一线,极有规律地重复着。然而就在9月的某一天,姜小松、王飞的到来,让他与这个孤寂无味的生活作了永别。一个全然有别于都市世界的世外桃源,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与体验。在那里,他的情志得以明净,躁动的灵魂得以平静。一个瓦尔登湖般的世界向新世纪的文艺青年们打开了欢迎的大门。
  那天中午何正在闷在住处看书做题。突然,姜小松等推开了门,出现在何的面前。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何还带了一位陌生人。何热情地招呼着他们,顺手给二人各递了一支香烟。随后,他们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热聊起来。“何弟兄,好久不见,日子过得清苦吧!”姜说。“多谢关问了,这日子确实过得很是寂寞无趣啊!”何说。“弟兄,还没吃饭吧?走!我请大家吃饭去!我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尽情地把酒言欢。”姜说。“好!兄弟们难得一聚,不过又让姜弟兄破费了。”何说罢,三人出了门。
  姜小松等人来到上次吃饭的那家餐馆,像上一次一样,先点两碟花生米、几道菜肴,还有啤酒若干瓶。随后,三人便畅饮畅谈起来。三人一杯下肚后,姜小松开始打开了话匣子。“何弟兄,我这次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啥好消息?姜弟兄不妨说来听听。”何说。“我寻觅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位知音,你猜猜是谁。近在眼前。”姜说。“是吗?那恭喜姜弟兄了!莫非是这位王弟兄?”何说。“弟兄猜对了,王弟兄跟我真是志趣相投啊!也很喜欢隐居生活的,某些方面跟你有点相似。我将你的故事大概给他说了一下,他很是敬佩,很想与你结实为朋友。”姜说。“那真是太好了,大家又多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真是可喜可贺啊!”何说。“能结识何、姜这样的文艺青年,真是我王飞的荣幸,也算是一种缘分。来!为我今天的欢聚干杯!”王说。于是三人便举杯、碰杯,一饮而尽,极为痛快。“何弟兄,我有一件事想同你商量。”姜说。“弟兄,不妨直说。”何说。“弟兄啊!这么多年来,我心中有一个情节一直放不下,很想去实现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就是想体验一回陶渊明般的田园生活,还有梭罗那瓦尔登湖般的生活!如今时机到了,我提议我们三人去我小舅居住的那个地方体验下田园生活。我最近也辞工了,也打算考研,不过我报考哲学,我们可以一起在那里读书、耕种、养鸡,还有砍柴,想想都觉得快哉!”姜说。“哈哈!我一猜想就知道姜弟兄会说这个。这么多年了,你的这个想法还是有啊?你没有想过远离城市生活不便利吗?还有那方面需求你考虑了没有?”何说。“何弟兄多虑了。你想一想,我小舅那个地方山清水秀,吃喝都有,正是你不花钱复习的好地方啊!省下生活费和房租,满足那方面的需求不是绰绰有余嘛?大家还可以一块学习,互相探讨,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何乐而不为呢?”“何弟兄,姜弟兄说得有道理,一举两得的事啊!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去了体验几个月的田园生活就足矣了。”何看了姜、王一眼,顿顿嗓子说,“这样吧!我回去后考虑下,明日给你答复。”“好!那我们俩就静候佳音。”说罢,三人又碰起杯来,酣畅淋漓地吃喝着,尽情地言欢着,享受着酒肉带来的快活与惬意。酒足饭饱后,三人便跌跌撞撞地回到何的住处,东倒西歪地躺在何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数日后,何退了房,整装了下行囊,在姜的带领下,各骑一辆电动车向一个牵引着他们心灵的地方驰去。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在蜿蜒盘旋的公路上飞驰着,翻山越岭,过村庄,跨河桥,尽情地欣赏着沿途的美丽风光。
  经过二三个小时的奔波,他们终于来到了姜小松小舅居住的地方。这里的风光真是秀美,抬头可望到青山,低头可望见那一片清澈明净的水库。水库的一头是一座大坝;另一头紧接壤着青山。姜小松他小舅的屋子就坐落在水库大坝的另一侧。据姜小松说,他小舅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年老时便被村委会安排到这里看水库。延着水库岸边的小路继续往深处走,就可以看到另一户人家。
  他们放下行李后,姜小松就去敲小舅的门,可是敲喊半天也无人应答。姜知道舅舅肯定上坡干活了。于是他们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原地等候。过了一会儿,一只黄狗跑了下来,看到姜后,不住地摇起尾巴来。姜看着乖顺的黄狗,忍不住地逗了起来。何、王二人坐在大坝的石墩上举目远望,看着宽阔清澈的水库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有野趣的事情。野鸭、水鸟在水里尽情地嬉闹着。看到兴致处,他们便向库水中央扔起了小石子,溅起一阵阵涟漪,煞是好看。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他舅舅远远地从竹林小径缓缓走下来。只见他背上扛了一捆柴,腰里挂着弯刀,衣着破旧,一幅不修边幅的样子。看到姜小松后,他舅舅很是欢喜。赶快开了门,将他们迎接到家里。姜拿出给舅舅的好茶叶,开始为大家泡茶。四人围坐在小桌旁,开始聊了起来。
  到了傍晚时分,姜小松一切布置妥当。清扫了房子,多增加了一张床,一张桌子。随后,姜小松拿出在城市里买的鸡、鱼以及一些蔬菜,开始和小舅一起做起饭来。到了吃晚饭时,小舅拿出自酿的陈年老酒与青年们分享起来。四人杯觥交错,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尽情享受这种放纵和肆意的田园生活。酒足饭饱后,四人来到水库大坝旁,燃起一堆篝火,抽着香烟,赏着漫天的星光与月亮,聊听着山林各种怪鸣,说着各自的故事以及与女人有关的话题。
  第二天天蒙亮,姜他舅舅已早早起了床。在锅灶里生了一团火,锅里放了一大碗米,开始熬煮起来。随后,便去菜园摘菜了。姜、何、王三人还沉浸在甜甜的睡梦中。当他们醒来时,饭菜已端上了桌上。他们洗漱后,便开始享用起来。吃完饭,何坐在桌子前,翻开书本,精心地学习起来。王、何二人随同小舅去了坡上,开始进行秋季耕种。到了下午,何、王、姜三人随同老人去了深山里,学习砍柴。晚上,姜他小舅将竹林深处那位老人也叫了下来,五人欢聚在一起,一边吃酒,一边欢谈。尽兴处,何、王二人以诗词应答。真是平生快活,其乐融融。
  欢乐过后,夜已经深了。小屋里沉静下来。何躺在床头静静地看着一本文学类书籍,姜看着一本哲学书籍,王正认真地看着一本小说。姜他小舅则坐在火堆前,吧嗒吧嗒抽起烟袋来。打乱他们神思的莫过于山后那一阵阵鸟类的怪叫声,忽轻忽重,忽近忽远。看着,看着,极为困顿的他们便自然合上了双眼,呼呼地大睡起来。老人看他们已睡着,便吸了灯,用火钳拢了火堆,便也上床睡觉了。
  就这样,他们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在何志文看来,对他而言,这样的生活与他蜗居在都市角落相同又不相同。相同的是,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冷清和孤寂。不同的是,一个是闹市里的孤独,一个是深山里的热闹;一个缘于心的孤独,一个缘于环境的静寂。但对比之下,何似乎也逐渐喜欢上了将身心贴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的呼吸,体验那种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
  尽管荒野里没有都市的灯红酒绿,也没有醉人的玉腿,可那一种全然有别于都市的情趣,吸引了三个男子的心。他们将身心投入这片荒寂之地,耕作,读书,钓鱼,砍柴,打猎,还有猜拳吃酒,生活处俨然充满了野趣。但有一处是令他们难以割舍的,也是无法抗拒的,那便是黑夜里本能的自我与另一个我较劲,他们斗争得越激烈,这种煎熬更是让他们难受,尤其是在漫长的秋冬夜晚。
  终于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月后,姜小松他们再夜按捺不住那股原始的生命冲动。在一个深秋的下午,姜、王、何三人骑着电动车下山了,兴奋地向城市冲去。经过两三个小时的疾驰,他们又来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城中村,延着熟悉的小道向弥漫着欲望和骚动的地方走去。三人各叫了一位妇人,便开始尽情地享受并释放那种生命力的盈余。一番欢乐后,他们心满意足地骑着电动车原路返回了。
  日子过得真快,在热闹的备战中,姜、何二人迎来快要考试的日子。考前的某个晚上,五个光棍又欢聚在了一起,他们尽情地畅饮着,祝愿姜、何二人考业顺利,心想事成。那一晚也是他们最尽兴和狂欢的夜晚,也是他们桃源般生活的终结。他们唱啊,跳啊,站在大坝上尽情大喊着,那声音响彻云谷,和着山林鸟鸣声久久在山的那一头回荡。他们深深地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留下的终该留下,该走的心中的迷梦牵引着他们走。人生有时候不过是一场欢梦而已,该尽情享受处当毫不客气。
  冬日的天气格外寒冷,但何、姜二人已早早起了床,洗漱收拾一番,打理好一切后,望了一眼沉睡中的小舅和王飞,便走出了屋门,骑车向一个孕载着梦想和希望的地方驰去。这时,乖顺的黄狗疯狂地追赶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a href='http://209.133574.com/plus/search.php?kwtype=0&keyword=+%C1%F4' target='_blank'>留恋拿晕砝?hellip;…
  2017-7-23作于山东昌邑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梦云多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03-24 16:03 最后登录:2018-01-15 10:01
优美散文
  • 疯涨的彩礼

    狗年大年初四,一个码着68.8万元彩礼的视频在安义人微信圈疯传着。安义县是一个铝塑门...

  • 血珀玫瑰花戒(闪小说)

    血珀玫瑰花戒 文丨孙怀军 . 年关将至,这座小城,到处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在腊月灰蒙...

  • 餐厅里的故事二——偶遇

    有人说,人生很长,又有人说,人生很短。然不管如何,都有太多过往的东西不能复制,有...

  • 多么痛的领悟

    人们常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常少年。 四十岁,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大学四年短短而过,...

  • (5)小珊诉衷肠

    唐金回到小珊的房间,刚锁上门,身后一个滑腻腻的的身体便贴了上来... 他没想到小珊这...

  • 父与子(闪小说)

    父与子(闪小说) 文丨孙怀军 晚饭的时候,他竟然打了爸爸,确切地说,他踢了爸爸一脚...

本版责任编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合作 世爵官网 申博现金网娱乐 澳门金沙国际娱乐 太阳城游戏皇冠
00sbc.com 91am.com 90msc.com sb663.com sun959.com
53gvb.com 777sb.com tyc06.com suncity94.com msc397.com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管理网 tyc257.com 申博聚星娱乐 sb56.com 18suncity.com
http://www.3812333.com/news/efdab.html http://www.pp508.com/afe/3765108.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fbcde.html http://www.pp508.com/29157/ebcafd.html http://www.pp508.com/eca/3876410.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dfecb.html http://www.pp508.com/cae/faebdc.html http://www.pp508.com/ebdc/47526.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efdacb.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cdefb.html
http://www.pp508.com/cfdea/4083269.html http://www.vip58335.com/cfead/075314.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badfce.html http://www.pp508.com/bcaf/adefcb.html http://www.pp508.com/dbf/734691.html
http://www.vip58335.com/abcdfe/40967.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efacd.html http://www.pp508.com/4980/dbeacf.html http://www.pp508.com/afcbd/369251407.html http://www.pp508.com/edc/125674.html